三笔仕途

编辑:噩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8 22:31:14
编辑 锁定
三笔仕途[1]  ,男,汉族,原名朱雪成,安徽省宿州市人,网络写手,文学喜好涉猎诗歌,散文,小说等题材。
中文名
朱雪成
别    名
三笔仕途
国    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    族
出生地
安徽省宿州市
职    业
网络写手

三笔仕途个人简介

编辑
三笔仕途[2]  ,网络写手,现代诗著有:《渴死的鱼》、《朋友的酒》、《狂傲书生》、《满城尽带黄金甲》、《墨香不复》等
散文著有:《人生如梦,落叶归根》等。

三笔仕途作品赏析

编辑

三笔仕途《狂傲书生》

一条条笔墨从天空肆意吞豁了
  我的胸膛
  是天马行空、是信马由疆、抑或是奔腾雄壮
  扯上青罗帐镌遍烛光
  又却道空虚、寂寞、一人怅[3] 

  也似幻想超出了梦想
  也似怒马山河代了心儿惶惶
  载园春色、觥筹耀光、衣衾之凉、跌跌撞撞
  我也不想
  惊起地平面摇荡
  疏曾几世狂
  去撕扯你
  太阳经不起伪装
  去调戏你
  风赤裸裸的脱尽霓裳
  去荡涤你
  黄河里所有的浪
  相互拥挤冲撞、积聚力量

  或许我走的很快
  但我还会再来
  当惊涛击打壁岸、响遏十万八千里青云
  当乱石拍下长空、破灭了五海无尽的幽冥
  当起伏的江水也昂起胸膛
  背负起浪尖放歌
  当狂暴的铁汉也剑指穹苍
  挑衅起峰谷鼓掌
  当岁月也沉沉睡去
  当春梦也化成了星星
  扬起的桅帆
  便会将我的歌谣唱起
  便会把我的心洒向大海、葬向天际
  洪水倾泄、罪恶咆哮
  这一刻你们都在水里
  只有我一人留在岸上

三笔仕途《墨香不复》

我只是个读者[4] 
一个渺小的不能再小的读者
我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我在一个孤独的沙漠
我在一个漆黑的
已经遗忘了
曾经的那些
诗词和文歌
嗤——
回头一望 其实
这些所谓文字的游戏
也不过是假装
在舔着伤口、在挎着行囊、在背负山河
浮生流年、蹉跎半世
也不见了 谁能
轻易地挣脱所谓的押韵,淡然地接受所谓的浮华?
站在最高点的前辈
也只是高傲地接受青年的崇拜
一句轻薄的话
就毋容置疑地剥离别人的情感
一首诗
写得也再不是诗
那些真正扬名的
又有多少仅是披着诗人市侩外衣的骗子
一次次多产、一次次行骗
画地为的牢、追求身心的一次次筋疲力尽
事实上
真正的诗歌哪有写得那么多?
真正的情感怎生有如此过火?
可这又有几个人能看懂呢?
看着他们那乐此不疲的样子
我笑而不语!
或许我也是这些赤裸着的市侩
简简单单只想看着轻浮的文字
不去细读,不去理解,不去咀嚼
就如老牛般的咀嚼着鲜花
还是草的味道!
或许
写诗的人实在太多了
正如我
太多简简单单地泼墨着感概
太多不知其味地诉说着粗浅
没有尊重、没有透彻
仅是一种日记心情
那么
诗可还在?

三笔仕途《人生如梦,落叶归根》

初秋的下午,小城的阳光淡雅而宁静,阳光熏透斑驳的树影,可以看见天边的白云,触角延伸,舒卷不定,缓缓温存着一片片湛蓝[5] 
我独坐,饮茶,小憩,慢慢的好像进入了一种难言的境。
在梦中,我不在是青年,我已老,老到头发三两块,老到身上没有一块紧张的皮肤、没有一块鲜嫩的肌肉,除了心情
在梦中,这里也不再是相山,而是换了一个地方,就像陶潜的桃花源一样,这里没有市侩凑成的集市,没有贫富的差距,有的只是阡陌交通,男耕女织,黄发垂髫之乐,唯有白云恍若相知!
我忘了,我好像忘记了好多的东西,好像有一段记忆从我的生命中生生抹去了,我不应该是个垂暮的老者,我也不应该属于这里。
可我是谁?
我不知道!时间久了,我也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
我老伴去了,说是好几年前,可我没有一丁点的记忆。我有一大群儿女,不过他们都各自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已经不需要我来操劳!
村西头住着一位和我同大的老人,据说曾经到外面的世界去了很久很久,我常到他那儿品茶、下棋。每次与他面对面的坐着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无知,他似一位茶道精深的、棋道臻至化境的老者,完全没有那种经历过生死磨难的血气方刚,不像我,失忆了般。
对于这位迟暮的老人,他的一生似有着说不尽的传奇故事,在外面的世界,他扛过枪,下过海,杀过人,可当事业到达巅峰之际,他毅然选择回来了,当我问到他如何为自己的一生做个总结时,他只用了四个字——“落叶归根”。
我不知道他为何用了这四个字来诠释自己的一生,按说这种在烈火激扬中翻滚岁月的人本该是活的激情奔放。然而,他字字铿锵,掷地回声,荡起我一波又一波的心情起伏。他说:“人生如梦,人越老,越是盼归根,盼的是远离那焰火弥漫的喧嚣,盼的是宁静平淡的亲情,可老了的时候,很多东西却都没了!”
我细闻他诺诺的低诉,仿佛看见他眉宇间粉饰太平的微笑都是强装的沧桑。我顿时生起肃然的敬意,原来,老真的是一种别样的心境。
在这一刻,我醒了,我知道自己是做了一个梦。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醒,我想再睡回去,可假寐了一大会子,终究不能如愿。下午已经去了,阳光也去了,我身体有些发冷。终归是离家太远,一个房间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没人喊醒我,也没人给我盖上一层薄毯!
我打开灯,惨白的灯光中,我从饮水机里给自己倒了一大杯白开水,好久没有喝到这么纯粹的味道了,一时间竟然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我突然想起我这几年漂泊的生活。
太平盛世里,举足不定,愁眉紧锁,辗转于一个又一个纸醉金迷的欲望都市,只为了那一份对生的贪念,我为自己披上一层深厚的铅衣,能为谁展开一袭生命的霓裳?至于星光灿烂,原野盎然,更是无暇顾及了。我耗尽全身的气力去追寻我理解的所谓尊严,我原以为,只要拼搏就好。
可梦中老人的话让我明白,即使得到了所有,最后又有什么意思呢?尝尽无穷落寞而已。
中秋节了,从十几天到几天,再从几天到过去,我一直没有看到过月亮,都市的天空弥漫了太多的烟雾,不仔细看上十几秒,还真看不到哪一点,城市隔绝了光,徒留下了悲伤。白开水中放映着我苍白的倒影,连同此刻的生活一同包裹进去,闪动着微微的头像。暗影流动的河堤上,思绪如同决堤的洪流,浩浩汤汤,扑面涌来,不是凄凉,就是悲伤。
我不禁又想起了母亲,患了癌症的她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是不是还舍不得买点新衣服,是不是还攒着钱,要给我娶一房好媳妇。
成,你能回来真好。”
回来真好,我知道,在母亲沉浮的希冀中唯希望我能时常伴她身旁,然而,这一切如同过往彼岸里破碎的风景,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愿!
我以为她每天微笑,我每天学习工作,就是生活;我以为,她为我盘起发髻,我为他抬起双手,就是幸福
殊不知,他真正的开心需要我的成全,而我却以为,这一切我得到的都是理所当然。
幕下,迷雾中亮起了霓虹灯,一片零落的景象,灰灰蒙蒙,飘忽不定。我不曾细想,昔日大言不惭的人们如今都成了舞台上庄严零碎的布景,听从摆布。
我望着眼前明亮灯火下描绘的斑斓世界,怎么都不可想象掩埋在斑斓背后的,是令人不堪回首的破败与凋零,回首望来,不过是碌碌无为的一瞬,凋零褪色。
这几年风起云涌的生活,我早已懂得了强忍,沉思。然而,现如今,我感到自己是多么可笑,滴滴恍惚的泪滴打在父亲弯起的背上,望着这个隐忍着多年的汉子,感受着他的沧桑,终于,我再也忍不住纵情的拭泪。
父亲,我亏欠了您太多太多。纵使在往往复复的尘世中,我赢得了无可复加的辉煌与荣耀;却在人间亲情里丢弃了与你并肩的温馨。
亏我还是个作者,我写尽了一世世浮华的文字,却从来没有想过,我真正的名字叫什么,不叫朱雪成,而是两个字——儿子。
在这大地之上,在这天空之下,而今书写着荡气回肠的哀曲。而我,着实徒负了您这悲哀的希冀。所幸,一切不晚,否则,这将是我到死也不能释怀的嘲弄。
入目的月光从指间倾斜而下,满是肃静与清凉,如庙宇般淡雅诗韵,与当下的吵杂形成鲜明的反衬。是以,再悲凉的拥被与啜泣,也不过是自食其果的迟到,恨不得,怨不得,都是自己执笔圈地为牢。
霓虹又起,令人长久的疲惫,压抑的喘息,聒噪不安。一切无变成有,一切有又化作了无,也不知道有几人懂?
或许剩下的日子,我还将辗转流浪,可一站又一站的停歇却是为了涤洗心中的尘嚣。梧桐疏叶,影影绰绰,一叶落而只秋凉,凋落,是对土壤的期盼。
或许我还会梦到桃花源般的村庄,嗅着空气中朴实的祥和,我不再失意,我愿意在此一生,只为它如画般雅致,如诗般宁静。这里,终是我这一生弥留在世的期盼吧。我不再争权,也不想夺势,即使在一些小人的整日阴谋之下,我也只是呵呵一笑。有些人磕磕碰碰几十年去寻找一个天涯梦,却没想过更大的天涯就在咫尺,我也该知足了。
天边云起,天边云淡,我的微笑映染半天红霞,我的微笑荡涤数里云烟。
我决定忘记之前多年的沦落,于是,桃花源中突然出现了一座阁楼,阁楼是个私塾,里面有个老先生教孩子们读书写字,或许剩下的一些不明不白的零忍和悲伤,这一刻彻底溶解在笔下的沙沙里,仿佛沉寂灵魂里的亲疏难辨。
我想,我找到了归宿。
我还是会经常去村西头老人那品茶、斗棋,可是无论茶道,还是棋道他都不如我了,偶尔的几次平局,也是因为我让着他。
数月后,我们成了挚友,他还用“落叶归根”四个字总结了他纷繁杂乱的一生,这点我此刻不如他!
落叶,是肯定渺小,归根,是见证伟大。
多年以后,村西头的老者去了,他的家人始终都没有来找他,我把他草草收敛,没有伤悲,可从此八个字却囊括了我迷离的历程,至此,我才真正开始了我新的一生,开始了和他一样的等待
晨露微茫,往复重复着……
“人生如梦,落叶归根”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话题人物 文化人物 人物